免费小说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免费小说 小说 玄幻 东方玄幻 极品剑师 第二百一十章 不疼(大结局)

第二百一十章 不疼(大结局)

小说:极品剑师| 作者:李闲| 更新时间:2016-04-07 23:05:04| 字数:12616| 加入书签

李贤来到高空,入目茫茫,简直就是以阴死之气形成的云海。请大家搜索(品%书¥¥网)!更新最快的小说



在这里别说寻找一个灵体,怕是想找出个活生生的人,都会变得艰难。



不过,弱小的敌人才需要寻找,当敌人自认已经能够胜过你的时候,他又有什么理由继续躲下去?



符舒阳以灵体融入九天十绝阵,本来是穷途末路之法,却意外的因为抛开了的束缚将那些被吸食者的纷乱思念镇压。换言之,他现在非但没有了伤势,甚至因为吸收了庞大的外来力量变得更为强大,并且与九天十绝阵的联系更上一层楼。



阵不毁,他能不死不灭。



九天十绝阵是绝世凶阵,其阵眼已成了整个大阵,这也可以整座大阵已经无形之中成为了无解之阵,想要破阵,就只能以更为强大的力量强行粉碎。



因此,九天十绝阵的强大,便已等同于符舒阳本身的强大,他就是大阵。



拥有了等同不灭的真实力量,符舒阳完全无须躲避,但唯一的缺点却是,他终究离不开九天十绝阵,因此李贤躲了五年,他便干等了五年。



可如此尴尬的局面,到此时终于结束了,只因李贤已然自己来到了他的面前。



“我以为你还要继续躲下去呢。”



黑色的阴死之气翻卷,很快便形成了符舒阳的面容,虽然他此时有眼睛,但却缺少了目光。



此时的符舒阳虽然强大,但以如此方式活着,或许比死掉更难受。



李贤苦笑道:“拜你所赐,我现在已经无处可躲了。”



“所以与其等死,不如来个痛快么?”



“所以与其等死,不如来杀掉你。”



符舒阳大笑起来,方圆千里的阴死之气都因此而剧烈的波动起来,只因他感觉李贤这时候还在和他说笑话,但这笑话对于李贤来说,却一点儿也不好笑。



良久,符舒阳才平复下来,道:“我早已没有灵体,杀我,就去毁掉整座大阵吧。”



李贤摇头道:“现在,我毁不掉大阵。”



符舒阳赞同道:“你的确毁不掉,所以你们都要死。”



李贤再次摇头道:“我们都不会死,因为只死你一个人,我们都能活。我躲避了五年时间,同样也等了五年时间。因为作为一个聪明人,绝不会将自己逼上绝路,所以这五年里,估计你老人家正在为如何脱离出大阵犯愁吧?”



符舒阳面无表情的望着李贤。



李贤接着道:“不过呢,我相信前辈你,真的,你的本事实在令人折服,一个小小的九天十绝阵又怎么能够真正的困住你?你只不过需要些时间而已,只要有足够的时间,你完全能够重新凝聚出自己的灵体,再进行脱离夺舍,利用冥门之术,逃入虚界。”



“可是前辈你有的是时间,我却已经不多了,所以我不得不来了,更加多亏了前辈你自信的出现在了我的面前,我才终于寻出了一丝机会。”



黑色云海再次翻腾,显然符舒阳内心里的震动不小,巨大的面孔开始消失,他竟然在第一时间选择遁逃。



可李贤既然已经说出了这样的话,又怎么会给他逃走的机会?



只见还没完全消失的黑云巨脸从中被斩开,李贤之所以如此出手,并不是因为他真实的察觉到了符舒阳新灵体的存在,而是因为在那片区域里,他什么也感受不到。



符舒阳怎么也想不到,完美的计划,就因为自己的一时大意而化为泡影。



李贤猜对了绝大部分的事情,却独独说错了一件事,那便是他根本就没有真正的完全融入九天十绝阵,从凶阵中重塑灵体,估计那只有神才能办到。但等到消灭了天罡界里的虚界人之后,他却能够直接斩掉那部分已经融入九天十绝阵的灵体,从而再顺理成章的去执行后面的事情。



不过,他想不到李贤为了自己的一次失误,竟然整整等了五年,他也更想不到,面对已经几乎不死的自己,李贤竟然还能出剑。



只是,一切悔恨都已经太晚,他现在唯一能够做的事情便是,让自己被分离的灵体完全融入进九天十绝阵,让自己永生永世都无法脱离此阵,与天罡界之上的所有生灵一起,同归于尽。



“不能亲手杀尽虚界敌,实乃老夫一生之憾,但你却活不得,天罡界之人统统都该死去,来吧,让我等共赴黄泉!”



黑色的阴死之气起来,并且不断的暴涨扩大,很快便将整个天罡界包围。



李贤脸色惨白,次动手非但没有成功,反而将自己逼上了绝路。



感受到因为阴死之气横行,已经开始昏死的人们,李贤忍不住内心里一阵动摇,天罡界真的要完了吗?



处在风暴的最中心,李贤自然受到阴死之气的影响比地面上的人们多出了不知多少倍,不知不觉间,他的皮肤已经开始出现枯死现象。



敌人的灵体的确被斩开了,但他怎么也想不出,到底能用什么方法,让理应该死掉的灵体保持不灭,这就是符舒阳敢直接融入九天十绝阵的底气么?这样的怪物,真的能够杀死?



他摊开掌心,掌心的肌肉都已经有局部失去了活性,双手都已像是风干的爪子,仿佛随时都有可能裂开似得。



怎么办?找不到敌人,回去等死,还是就在这里死掉?



没人回答他,但这时候却有一抹柔和的光晕将他笼罩,那是血色的光晕,那是天罡界众修士用生命为他架起的生命桥梁。



他能够感受到一个个生命为了让他能够继续战斗下去倒下,他能感受到赵婴玠堪等人正遥遥的注视着他的身影,他甚至能够感受到梅逸等女的祈祷与眼角的泪水......太多的寄托,太多的期盼,简直快压的他透不过气来。



终于赵婴为李贤准备的三万死士尽数气绝,但生命的桥梁却不能断,于是有更多的加入了进去,慧院的弟子老师,四洲的最强修士,蒙小白父女,妖族的单云一行。统统的将自己的生命,毫不保留的释放出来,顺着早已结成的传输大阵,灌注进李贤体内。



请不要继续了,不要,不要,不要......



没忍能够听到此时李贤的心声,即便是听到了他们或许也只会义无反顾,只因李贤已经死他们天罡界唯一的希望。



“还没有结束,既然非要破掉这大阵,那便一并斩灭好了。”



李贤咬紧牙关,这时候逃避便是浪费生命,浪费别人的生命,他没有资格懦弱下去。



他的剑势不断的提升再提升,他的神力尽数融入进赤线,他甚至拒绝吸收所有转接而来的生命力,并将其尽数融入了赤线。



周围的阴死之气发出“嗤嗤”的声响,仿佛是被燃烧了一般,被逼退再逼退,很快李贤周围,还有赤线所在的空间数丈之内,都不再存在一丝阴死之气。



他深吸了口气,举重若轻的挥下高举的赤线。



纤细的红光落下,长达万万里不知尽头,它并没有落下,而是悬停在了黑云之中,就像是火焰一样,不断的燃烧这黑色的阴死之气。



止的云海开始流动起来,仿佛是两道河流一样,一同从不同的方向,坠入如血般的红色深渊。



大地也因此渐渐重新露出光明,首先感受到的当然是那些逃难至蚁道的人们,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,但是望见那久违的干净天空,想到那些留在中洲令人敬佩的人们,他们多少已经猜到了结果。于是欢呼声,劫后余生的痛哭声此起彼伏,他们实在庆幸还能就踏实地的站在大地上,他们实在感激那些舍生忘死的战斗着的人们。



血色的剑光缓缓消失,但消失的并不算太快,比起一般的剑光刀芒,简直可谓是奇慢无比。它仿佛也具有了生命一般,不燃尽自己最后一滴血,不将最后一丝阴死之气消灭,就决不罢休似得。



终于,随着最后一丝阴死之气消失,那道原本还有数十丈长的剑光,终于像是完成了使命一般,泯灭在虚空里。



慧院山上山下到处都是倒地不起的人影,他们有得已经死掉,有的只是昏迷,有的脸色却露出了微笑。



赢了,李贤赢了,天罡界赢了,大家还能继续活下去。



李贤已经枯瘦的只剩一副骨架了,但他的眼睛里却充满了神采。可就在这是,一道漆黑如墨的阴死之气,却突然从高天之上的云层中俯冲而下,已经本院枯竭了的李贤完全没有躲避的机会,只能眼睁睁的钻进自己的身体。



“我怎么会不为自己留一条后路呢?狡兔三窟,这便是我最后的退路,阴死之气分身,虽然战力不算强,但却能够靠着夺舍东山再起。不过,现在既然有这样一步登天的好机会,自然值得冒险一试。”



脑海里传来符舒阳的声音,显然他已经开始逐步侵占李贤对身体的控制权。



李贤扯着嘴笑道:“你要留底牌,为什么就不想想别人也要留底牌?你自己也说这是‘冒险一试’,那便注定会相当危险呢。”



识海之内,李贤的灵体盘坐与正中央,而此时的符舒阳真将手印在了李贤的天灵盖。天位境界强者的灵体之强大,绝对不可能马上就被人夺舍的,因此符舒阳打算先扰乱了李贤的心境,再一举拿下。



李贤本来已经到了垂死边缘,这时候灵体亦然衰弱异常,虽然符舒阳现在只是一道分身,但毕竟是他留作底牌的东西,其灵体强大程度自然不算低。



如此千载难逢的机会,如此实力差距的局面,完全已经没有多少悬念可言,“冒险一试”也不过是委婉之言,却不想李贤死到临头,竟然还大言不惭。



可正待他准备继续扩张夺舍战果的时候,李贤的灵体却闪动其了纯白色的光明,一股强大之极的锋芒之意透体而出。紧接着,李贤整个灵体化作了一柄白色的光剑,而后在符舒阳还没来得及撒手的时候,已经率先一步洞穿了其头部。



武道意志,在这个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,李贤终于觉醒,并一具抹杀掉了符舒阳最后的复活希望。



做完这件事情之后,他终于缓缓的闭上了眼睛,而后坠落地面......



此役总计死亡人数达到五百万之巨,严重程度较之虚界降临之战损失更为惨重,而且其中大部分都不是实力强大的修士,是他们用自己最后的生命保住了天罡界。



世人感怀深刻,遂立丰碑,而其上玠堪在赵婴在,李贤在,梅逸在,蒙小白在,单云在......



距离那次毁灭之战十年后,东洲边界的一个小村庄里,此时一个酩酊大醉的酒鬼真毫无形象的睡在大街上。



过路行人不是掩鼻而逃,便是指指点点,却没人愿意上前去扶起这个落魄的酒鬼。



时间过去的很快,早上到下午也不过就是一觉的功夫。



这时候,酒鬼终于从睡梦中醒来,他双目无神,只因他救了天罡界,却失去了他人生中最重要的人们。那些是慧院的弟子,那些是他的朋友们,那些是他尊敬的长辈,还有他准备娶过门的妻子。



他默默的行至村外的树林,随意的靠坐在一个大树下,便取出一坛酒继续狂饮。夕阳映红了他那满是污渍的脸,依稀还能分辨出是个清朗的中年,但他那身糟蹋的着装与布满灰尘的脏乱头发,却怎么也无法让人将他视为个美男子。



他不能离开酒,因为他怕他一旦清醒过来的时候,脑海里就忍不住回去想一些本不该去想的事情。



他有一个平淡的名字,却有着能够轰动整个天罡界的身份,因为他是李贤,消失了十年之后的李贤。



当初他本源耗尽,本应该没有活路,却意外的掉进了一池灵泉,靠着功法的自行恢复能力,他用了五年的时间,从终于能够活动自己的肢体。



他怀着兴奋的心情飞快的赶至慧院,却只是见到了一座丰碑,那里有他的名字,还有很多他永远也不希望在其上见到的名字。之后,他便成了现在这个样子,距离当时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三年。



这之前他当然也试图寻找过那些他在意的人,但是毫无例外的,他们的气息的确消失在了天罡界,而不到天位境不能开启冥门降临之术,这些人也不可能去了外界。那么唯一的解释,只能是的确如碑文上所言,全部战死。



战死?是的,自己拼命想要保护的人,到头来一个也没有保护到。。



“嚓”“嚓”“嚓”......



脚步踩碎了干枯的树叶所发出的声音,有人走近了树林,而且还并不是一个人。



李贤能够迷迷糊糊的感到,这些人的目标竟然还是自己。



他缓缓的抬头,望着从霞光里走来的四道靓丽的身影,的确正微笑着望着自己,他的眼睛突然忍不住湿润了起来。



只因他梅逸,蒙小白,单云,还有哪个已经长成少女了的席雨!这一定是自己又不知不觉的睡着了,不过比起前面三年,终于做了一个美梦。



他勉强的露出笑容,道:“是来迎接我下地狱么?”



四女具是一下,席雨这时候却突然眼珠一转,调皮的上前几步,然后一把揪住李贤的耳朵扭了半圈,道:“疼不疼?”



“不疼。”



李贤眼泪夺眶而出,突然抱住眼前的女孩子。



他知道自己这次真不是在做梦了。



......

欢迎访问华夏小说网,华夏小说网免费小说阅读基地!请记住我们的网址:www.huaxiadiguo.com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回书页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书弯弯

GMT+8, 2017-9-22 08:51 , Processed in 0.112492 second(s), 16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返回顶部